申博正网代理_新龙简讯网

工商时报社论杜哈石油冻产协议破局的冲击

作者: 2020-01-14收藏:301


工商时报19日社论全文如下:

 由俄罗斯与沙乌地阿拉伯领头,邀集16个产油国、代表全球50%石油产量的石油部长,齐聚杜哈在周日冗长的会议后无法达成共识,主办国卡达宣布协议破局,立即造成国际原油价格重挫7%,油价下跌的阴影再度笼罩金融市场。过去两个多月以来,全球金融市场因为油价回升而出现一波涨势,掩盖了中东地缘政治紧绷、中南美等第三世界国家财政破产等危机,杜哈会议破局之后,国际油价能否在40美元上下找到新的供需平衡,影响的不只是金融市场的涨跌,更是全球经济与政治安危的生命线。

 虽然在会议召开之前,不论是原油交易商、产油国、或者是中国等石油消费大国,都对杜哈石油高峰会的前景表达乐观,原油价格一路上涨,如果以元月29日的低点每桶29.31美元计算,会议之前,北海布兰特原油一度逼近每桶45美元,波段涨幅高达50%,一直到会议召开之前,都是一片乐观的讯息。

 但是,市场投资人忽略了来自沙乌地阿拉伯的强烈警讯,就是沙乌地石油部长纳米以及主掌沙乌地国防、能源、经济大权的副总理沙尔曼王子穆罕默德.本.沙尔曼都不断强调,冻结产量的协议必须以伊朗参加为前提,因为伊朗原本就是OPEC的会员国,如果独漏伊朗,形式上等于宣告OPEC终结,而且,实质上伊朗在石油禁运之前原本就是输出大国,3月份单月产量大增60万桶至每日320万桶,迅速朝向日产400万桶的目标增产,如果冻产协议不包括伊朗,等于破了一个大洞,无法达成控制产销平衡的效果。

 如今,杜哈协议成为产油国「窒息战」的一个过场,在2014年6月到15年1月,第一波杀盘将国际油价油100美元杀至50美元,去年5月之后,再出现第二波杀盘,从66美元一路砍至30美元才回升,两波油价重挫,已经把刚进场、高成本、高财务槓桿的美国页岩油商杀得血流成河。美国原油产量过去几年一路上扬,到了去年4月达到日产970万桶的历史高峰,眼看即将突破千万大关,但是经过两轮杀盘之后,今年元月的产量已经下降至918万桶,而包含天然气井的活跃油井数,更从去年高峰的1,609口,大跌至3月底的502口,成为这波窒息战的第一个退出市场的竞争者。

 但是,真正的杀戮战争还未开始,因为美国经济原本就多元,能源公司虽然大量借贷,但是只要不引爆全面倒闭风潮,美国金融市场还有能力吸收,不至酿成大祸,挺过油价重挫的美国能源公司,反而因为低价收购油田与相关资产,规模与体质更加强健。

 能够挺过窒息战的国家,就是产油成本低廉、供应稳定且财政体质健全的沙乌地阿拉伯、基期甚低刚刚返回国际市场的伊朗、以及挪威等财政体质健全、经济架构多元化等国。《华尔街日报》精算主要国家的石油生产成本,除了油田的生产成本外,加上管理、税金、运输等成本之后,沙乌地每桶原油的总生产成本仅8.98美元,伊朗仅9.08美元,只有俄罗斯的19.21美元的一半,更只有美国页岩油每桶23.35美元生产成本的四成。

 油价生产成本与国家财政健全有奇妙的联结,例如委内瑞拉、奈及利亚、巴西等经济严重衰退的国家,石油生产成本都居高不下,巴西每桶生产成本高达34.99美元,其中要缴将近7美元的石油税给政府填补财政赤字,奈及利亚的生产成本每桶28.99美元,委内瑞拉也高达27.62美元,都比新开採、还要大幅提列折旧费用的美国页岩油还贵,这几个国家的外汇存底已经大幅流失,财政赤字居高不下,国内的政治局势动荡不安,将会是下一波窒息战的波臣。

 杜哈会议破局之后,国际政治观察家将会紧盯沙乌地与伊朗两国是否会爆发新一波的冲突,这两个中东龙头国家不断升高冲突,在叙利亚与叶门大打代理人战争,美国与俄罗斯也被迫捲入,今年元月发生火烧大使馆、枪毙知名什叶派教士之后,两国断交,战火延伸到石油的输出。最近伊朗在国际原油市场杀价抢卖,沙乌地也紧迫盯人,绝对不让自己的客户跑到对方手中,而且由于伊朗输出原油必须经过波斯湾,沙乌地与盟国巴林除了禁止载有伊朗原油的船舶进入之外,最终开往伊朗的船只,在进入沙乌地与巴林领海之前,也必须经过两国的核准。

 杜哈会议破局,显示俄罗斯意图主导石油供给的努力已经失败,俄罗斯、沙乌地、伊朗等龙头大国彼此的政治互信甚低,我们只能观察,各国是否在这场窒息战中,靠着市场力量找到新的平衡点,不再疯狂杀低油价,并且在欧美大国的介入下,避免爆发大规模政治与军事冲突。

 对台湾来说,大国博弈引发大风大浪,我们只能努力降低自身的股汇风险,平安驶得万年船,特别是即将接任的蔡英文政府,除了处理两岸诈欺犯之类的内政议题,更要责成政务委员与準部长们,确切掌握国际政治与金融情势,预先防範所有的风险,保护台湾自身的资产与金融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