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正网代理_新龙简讯网
    主页 > 最新文章 >反同 v.s. 挺同公投的五项思考(下):如何游说别人支持、 >

反同 v.s. 挺同公投的五项思考(下):如何游说别人支持、

作者: 2020-01-10收藏:527

▶反同 v.s. 挺同公投的五项思考(上):如何突破同温层、游说的好时机?

上一篇文章中提到:如果想参与同志人权公投事务,可以先思考「如何突破自己和亲友的经验框限」、「如果公开表态支持公投中的同志人权,会不会让自己陷于不利」和「什幺是对他人进行游说的好时机」,接下来要谈谈:可以如何展开游说他人支持同志人权公投,以及过程中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

第四,如何有礼又有理地游说别人支持?

如同第三点,如果是参加各同志权益组织主办在街头公开游说路人的活动,自会有一套推展理念的流程,但如果是要在日常生活中对身边的亲友进行游说,那幺,在考量第五点的「人、时、地」皆合适时,该如何展开游说呢?简单以下六点来谈:

1. 探索

如果情境中出现相关议题,例如电视、报纸、网路在报导反同和挺同公投消息、信箱被塞进相关宣传单(通常是反同阵营所发放),可探索性地询问对方:「年底选举公投,里面有反对和支持同志婚姻、和性别平等教育的公投案耶,这倒是很新鲜。你觉得呢?你有何看法?」

2. 说明

其实注意和关心公投的民众还是少数,经过上述探索性地询问,可能对方的回答是:「蛤,那是什幺?」、「有听说有公投,可是和同性恋有什幺关係啊?」、「这张传单是在写什幺?」。这时候就需要进行说明,让对方了解三项反同公投案和两项挺同公投案分别在讲什幺。

若要说服他人,当然必须自己对这些公投案要有足够的了解,所以应该从上述提到的几个同志权益组织的网站,阅读其中的公投介绍,若能参加未来将在全国各地举办的说明会,会有更深入的了解。

建议:说明的过程中,先不必强调反同公投案有多可怕、挺同公投案有多幺重要,等对方对于公投案内容有初步了解、并提出疑问、展现初步兴趣后,再来谈各公投提案的优劣。同时,应该要了解:反同恐同组织四处散播了那些汙衊婚姻平权和同志教育的谎言?

例如:「如果同性恋可以结婚,台湾人口会越来越少,爱滋病会越来越多,会性氾滥…」、「国小国中的同志教育,会让孩子变成同性恋…」,只要稍微想一下就知道是天大谎言,但却因为反同恐同组织强力在台湾四处放送,竟然有许多民众信以为真,如果要说服亲友在公投中支持同志人权,当然要预期会遭遇亲友这些疑问,也要知道如何说明,釐清疑虑。

3. 兼具理性和感性

对亲友进行兼具理性和感性的游说,可避免让听的人觉得被强迫中奖。公投中的同志人权相关的理性论述,像是:

「大法官释宪都已经支持同志婚姻了,大法官会害人吗?」「同性恋要结婚,又不是叫异性恋不能结婚,哪里会影响到我们的权益啊?」「性别平等教育里的同志教育,是要教学生认识什幺是同性恋,然后还要尊重他们,这课程已经有10年历史了,如果学生上过这些课就会变同性恋,那台湾现在20岁以下的人应该通通是同性恋了!没有嘛,对不对?」

感性的论述像是:

「大家都怕老来无伴,你看,现在同性恋的人有机会能结婚,老来有伴,这不是很值得替他们高兴吗?」「听说那些同性恋的学生,在学校常常被欺负,甚至在国外还有因为这样而被杀掉的,学校如果能教学生认识和尊重同性恋,同性恋学生的日子不就会好过很多?」

4. 一般化

在台湾,争取同志可以结婚,当然是破天荒的事,而台湾人常常习惯性地抗拒新事物,对于同志婚权,很容易不理性地接受反同恐同组织散播的谎言。「一般化」的技巧,有助于破解这种少见多怪。例如在游说时让亲友知道:

「全世界已经有20几个国家同志婚姻合法化,像是美国、英国、加拿大都是喔,所以台湾根本就不是第一个。这些国家的国民有都变成同性恋吗?没有嘛,对不对?」

「你说同性恋的人很少,所以很奇怪,其实同性恋或双性恋的人,占所有人口到5%到10%,在台湾,这比例不会比信基督教的人少喔,你会说台湾的基督教徒很少、所以很奇怪吗?当然不会啊。」

5. 提出成功案例

提出成功案例,往往能提昇说服力、降低排斥感:「好几个通过同性婚姻的欧洲国家,后来连他们的政府首长都是同志,像是冰岛、比利时、卢森堡的总理等等,所以同性恋的人能力本来就和其他人一样,当然也可以结婚啦。」

6. 心平气和、能伸能缩

跟所有其他游说任务一样,要让亲友明了、然后支持公投中的同志人权,并不是简单的事,就算是进行前就已经评估对方习性、接受度,并选择天时地利,仍然可能变数连连,所以这过程中维持心平气和是很重要的,莫因游说不顺而感到焦躁。如果有焦躁的情绪,自然而然会表现在言语、面部表情、肢体动作,这会令听的人感到压迫和不愉快,更难以接受你的游说。

游说过程中很可能遭受到亲友的质疑、甚至反驳,因为如果亲友都无异议地接受你的说词,那要不就是对方原本就支持同志人权、无须你游说,要不就是在敷衍你、无心和你开诚布公地讨论。所以游说过程中,自己要保持弹性,遇对方迟疑时积极说明,遇对方反弹时不与之强辩。最佳境界是在聊天般的互动历程中,传达「什幺是这次公投中的反同和挺同提案、分别有何优劣」让对方明白。

第四,游说不顺利时,如何不受打击?

许多人对于人权、同志、婚姻、教育,都是怀抱着数十年来学习到的社会刻板观念,即使有众多事实摆在面前,仍然难以动摇长期建立起来的陈旧想法,有些人甚至在自知理亏情况下,为了维护自尊、抗拒面对错误,反而对支持同志人权的游说者冷嘲热讽、恶言相向,这都是可预期的。所以想要游说他人在公投时支持同志人权,自己要先建设好想法和情绪:游说如同相亲,若想成功,不是靠努力就成,还需要缘分。

这位亲友缺乏缘分被你的游说打动,强求不得;他对你的抗拒甚至生气,表示他有听进你的游说、有冲击到他的既定想法和价值,否则哪会生气呢?所以他需要的是更多次的想法冲击,这有可能来自某天遇到街头小蜜蜂对他游说、或是公投前的电视辩论。未来如果他的固旧想法鬆动了,公投时未投票支持反同三提案,甚至对挺同两提案投下赞成票,那基础可能来自你最初的游说呢。

第五,被敌营攻击时,如何自处?

有可能遇到的头痛情况是:总是存在激烈反同恐同的亲友,而且这些人常常是亲戚长辈、社团和教会领导人物、工作单位的上司和前辈。当他们得知你在鼓吹支持同志人权公投时,有可能会运用位阶上的权势来打压你,这要怎幺办呢?

建议这时候要发挥智慧和幽默感来应对,例如对攻击你的人微笑地回应:「您是长辈,当然有长辈的经验啊!」这句话可做不同方面的诠释:可以是「尊重长辈的经验」,也可以是「长辈的经验不符合现代观念」,但如此开放的回应,既未屈服于对方的权势,也未违逆长幼和职场的伦理。

或是:微笑地回应:「您说的有您的道理,大家提出各自的看法,这很好!总比都没看法要来得好!」这种不卑不亢的回应,表面看起来并未争出一个谁对谁错,但可让气氛不致过分对立。最基本原则是:莫因一时争强,而让自己未来吃亏。